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咨询 >

哈利波特的巫师棋:欧洲史上最重要的棋子

  1309年,斯科尔霍尔特大教堂被夷为平地,帕尔精心构建的窗子、钟楼和圣坛屏也毁于一旦。圣多莱克的圣物匣被从火中救出,却没能逃脱宗教改革。1550年,匣子上的金银珠宝被剥下来送到哥本哈根,因为此时冰岛已沦为丹麦的殖民地。

  然而主教帕尔时代的两件艺术品却保留了下来:他的石棺和牧杖。他的儿子在萨迦中写道:“石棺雕刻精美,展现了高超的技术,他就在里面长眠。”1954年,在斯科尔霍尔特重建新的教堂,石棺被发掘出土。人们发现,与随葬的是据说由巧手玛格丽特制作的海象牙牧杖相似的另一根牧杖发现于格陵兰岛的墓葬中。如果能证明这两件精美的艺术品均出自玛格丽特之手,那么她就很有可能是雕刻刘易斯棋的那个人。

  她有大量的海象牙可任意支配。主教帕尔的亲戚所率领的船队定期驶往格陵兰岛购买海象牙和其他奢侈品,比如白隼。其中一些被帕尔作为礼物送给国外的朋友,一次是通过主教古德蒙德在1202年的一次计划外的绕行——经赫布里底群岛通往挪威时送出;还有一次由其子在1208年访问奥克尼群岛和挪威时送出。帕尔也收到了金项链、质地优良的手套和镶金的主教法冠等回礼。

  研究人员发现,遗址中没有迹象表明主教帕尔在任期内在斯科尔霍尔特设置象牙工坊。教堂和主教的住宅几个世纪以来都位于相同的地方,在考古发现上体现在12世纪的地层被17世纪的地层所打破,在2002—2007年的发掘中被大面积揭露。从这些地层可追溯到另一位重要的冰岛主教时代,他的兴趣在于收藏中世纪的手稿,这直接导致了斯诺里·斯蒂德吕松作品的再次发现,因此挪威历史、北欧神话和我们目前已知的维京文化的大部分知识得以保存下来。

  最近的考古发现表明,在12世纪的冰岛,制作人形棋子是很普遍的。一枚用鱼骨制成的战士形象的车棋于2011年在冰岛北部锡格吕内斯(Siglunes)的一处钓鱼遗迹被发现。虽然只残存了一半,且在潮湿的土壤中埋藏了太久而被腐蚀,但如果跟刘易斯棋里的车棋放在一起,真的看不出什么区别。

  “真是惊人地相似。”索拉林松说,还将锡格吕内斯出土的棋子与刘易斯棋里的车棋并排摆在他的著作《刘易斯棋子之谜》(The Enigma of theLewis Chessmen)的封面上。“制作它的艺术家真的很了不起”——指锡格吕内斯出土的车棋,“不知道另一个艺术家怎么样”——指发现于隔海相望的刘易斯岛的棋子。

  是巧手玛格丽特受主教帕尔的委托雕刻了刘易斯棋子吗?除非斯科尔霍尔特的发掘工作重启,并发现象牙工坊存在的证据,否则我们无法盖棺定论。但是作为出土了重要遗物的地点,“有限的证据”将冰岛置于与特隆赫姆相同的地位。9/109新闻搜索相关新闻

  央行行长易纲:欢迎外国银行、证券和保险公司在中国进行投(2018-04-11 10:22:11)